關於部落格
I can hear the heart beating as one
  • 16800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雙份幸運/[intake]

「自從學了諮商領域的東西,當朋友或家人有煩惱時,就會忍不住想要『發揮一點功用』,出於急切的關心,但也知道這樣很不好。」
怎麼辦,要怎麼樣面對自己的角色定位和心態呢?
我慌了,因為我也不知道,所以第一次討論時,無解。
這是我的限制,揚揚給我的潛移默化實在太深了,
就像他覺得朋友就是互相添麻煩的那樣,
我的自以為是,就是在增添別人的麻煩。
於是,
如果我又想幫誰解決什麼,
請當事人立刻提醒我:「妳憑什麼?」感恩各位!


義張二階結果,我的搭檔沒上,
讓我有些難過,因為她很認真,
我應該是幸運。
教程面試結果,似乎是個驚喜,
所以也歸幸運。我真有勇氣賭,
賭接下來的課,不會再次逃走。


沈小孟又犯賤,
得不到時自憐,得到時卻自卑。
一個榜單看了5次,
是太沒自信還是以為有人同名同姓?


個諮intake。
談完了別人,終究要談自己。


這次諮商師只是很初淺的去了解我的想法和感覺,
所以倒是沒有給我什麼太多新的想法,
我說的,之前已經想過無數遍了。
對害怕的記憶源頭,仍停留在高三教室那一幕,
接著跳到在圖書館碰到導仔,我說謊。
躲在在學校廁所裡,不曉得哪兒可以去。
然後是帶著眼淚在陳立樓梯間不知所措,
在城隍街愧疚的走來走去。
老媽接到陳立的電話,問我為什麼沒去上課,我在波哥前大哭。
大一開學第二天,在延平郡王祠遊蕩,很愧疚。
休學前和系主任的對話。
復學第一年一片空白,到現在。


正如諮商師所說的,
總是兩股力量在我心裡拉扯,
我想好好的上課、參與活動,但是實際情況總是讓我焦慮,
還能控制時就默默安慰自己,  (上課真忙阿)
不能控制時就悄悄的逃走,      (是能逃幾次)
努力嘗試把自己丟出去,總是無數挫折又無能為力。
然後我居然還可以邊強忍淚邊微笑,
有了不解無奈愧疚和對自己的憤怒情緒,
但是悲傷呢?我是否無法容許自己悲傷,
連好好在別人面前哭都無法放鬆。
王小盈那天說了句超中肯的話,
沈小孟實在太會自嘲了,科科。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