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I can hear the heart beating as one
  • 1787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我只能抱著她,為這如此受傷的生命禱告

  家對大部分孩子來說是一個溫暖歸屬,可以安心、分享的地方,無論是在學校學了甚麼新的東西,或是受到了挫折,孩子都會趕回家跟他最心愛的家人訴說。家庭讓這些孩子毫無後顧之憂地成長、長大。然而「回家」對很多勵馨的孩子來說代表著「恐懼」、「噁心」或「戰爭」。這些孩子沒有辦法回家,因為傷害她們的人就住在家裡。來到勵馨的中途之家,孩子慢慢感受到「家」應該提供的溫暖與安全,也是在這裡,她們慢慢學習接受愛,也慢慢學習給予愛。

  在勵馨工作已經邁入第十四年,「生活輔導員」這個角色早已成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,感謝神,讓我可以目睹並參與生命的美好改變。十四年來,服務過四百多個孩子,其中有個女孩兩年前已經離開勵馨展開她全新的美好生活,但是我每天還是會為她禱告,特別祈求上帝眷顧她…

  要我們叫她「小花」,這是她幫自己取的名字,她常常告訴我們:「別以為像我這樣的人每天都會哭哭啼啼的,我一點也不髒,我可是又美又香!」

  小花的媽媽在她九歲時過世,爸爸只要想到媽媽,就會打罵小花出氣,而且不准小花哭痛,否則打得更兇。每次被爸爸打後,小花就會跟天上的媽媽說爸爸也很想媽媽,所以心情又不好了,但是自己很勇敢,雖然又被打了但是都沒哭。之後,爸爸開始持續性侵小花,罵她是賤人生下來的賤貨,說她應該替賤人償債。小花不懂爸爸為什麼那麼生氣,她覺得自己跟爸爸沒有媽媽都很可憐,她想讓爸爸心情好一點,但是她覺得爸爸罵媽媽賤人很過分。小花覺得也許有一天爸爸心情變好,一切就會不一樣了,但是,這樣的生活持續到國三,小花再也受不了,逃離那早已不算「家」的家。在街上生活了將近一個月,後來小花在神的奇妙安排下來到了勵馨。

  「反正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會永遠關心我,我去死好了!」

  小花住進了勵馨少女中途之家,考上了離勵馨中途之家很近的某高職夜間部,開始她半工半讀的高中生活!小花班上有幾個四五十歲的中年婦女知道她半工半讀都特別關心她,本來小花覺得跟年紀差這麼多的人成為同學很奇怪,但後來發現她們都很熱心也很好相處,即使考試考不及格他們還是很開心地來上學!她們常常帶自製的滷味或情人冰來學校請大家吃,連老師也跟大家很開心地吃成一片!這段時間小花過得很充實、也很開心。

  某天晚上,我跟往常一樣等著夜間部的孩子回來,一個一個問候迎接她們,突然小花氣沖沖地走進家門,不像往常一樣迫不及待地分享學校發生的事,反而衝進廚房,拿著菜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向我大吼:「妳以為我需要妳等門、需要妳關心嗎?我不需要妳,我什麼都不需要!反正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會關心我,你們都是假的、全都是假的!我乾脆去死好了!」我向來不是一個聰明人,更不是一個反應快的人,小花情緒爆發得太突然,我完全沒有辦法了解發生了甚麼事,但是突然之間,神賦予我無比的靈感與智慧,在我自己還來不及意識前,我的嘴巴就已經說出:「小花,我不是妳媽媽,妳這樣對我,妳的媽媽還是不會回到妳身邊的。」

  「為什麼他們都說天下無不是的父母?」

  她聽到我這麼說,手一鬆,原本架在她脖子上的菜刀隨著她的眼淚一起掉下,「噹啷」一聲,菜刀落在廚房的瓷磚地上。我內心祈禱:「主啊,這是我這輩子聽過最美好的聲音。」我緊緊抱住雙腳癱軟的小花,她狠狠地哭喊「媽媽!媽媽!」她嘶吼著:「為什麼他們都說天下無不是的父母?難道他們不知道就是有爸爸會打小孩、性侵小孩嗎?」原來那天上課時,一個五十多歲的同學告訴她「天下無不是的父母,等妳自己生小孩後,妳就會明白他們的苦心。」直至晚上十二點多,家園中還是迴盪小花大喊「媽媽!媽媽!」的哭號聲,我內心充滿不捨的苦痛,看見狂怒發洩的小花,其實還只是個好需要媽媽的孩子,我再也說不出來任何一句話,只能抱著她,為這如此受傷的生命禱告。

只是一個點,也許別人無心,卻深深刺痛當事人,
表面的情緒是引爆點,隱藏於其中的,到底想要的、想說的是什麼呢?
老媽生氣的問老爸說:「你幹麻每次出門都不說一聲?怕別人知道你去哪裡嗎?」
老爸沒好氣的回說:「對啦!就是不要讓你知道我是去玩啦!」
情緒當頭總是"每次",總是想激起別人的回應
OS:都為你擔心了這麼久,你總該有些交代吧!
老媽想說的:「我很擔心你,你出門應該要講一下你去哪裡的。」
可惜我們常不習慣直接說出真實的感覺。


所以那天我慌得慎重道歉,想來是怕自己無法面對,
如果我的關心讓別人心情更差該怎麼辦?
無法面對的焦慮,於是拐彎抹角,猜來想去,
反而是讓梓安慰我了,一點就明朗。
同樣是隱藏的情緒,我對自己的覺察還不夠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